商业内观
Search…
#6 | 爱是钻火得冰
本期是「情人节特刊」,不聊商业。这份 Newsletter 📩共计完整阅读时间约 15 分钟。点击右边👉目录可以直达分支主题。
本周《商业内观》主要探索以下几个话题:
  • 浪漫的爱情关系为什么是种强烈的、广受欢迎的体验?
  • 如果你的伴侣是「开悟之人」,你们相处是可能会出现什么问题?
  • 我们为什么会在爱情里对「他者」沉溺上瘾?
  • 不是「我爱你」,是我看见你了(I see you)
这周晚上睡前把《当下的力量》三刷了一遍,无论第几遍读,都被作者 Eckhart Tolle 的人格魅力做吸引,常常读到一半去 B 站刷会儿他的 workshop《意识的显化》。‌
在这次通读的过程中,发现自己可以在字里行间开始识别出一些陌生的意识能量了(这种体验非常特别)。恰好今天是情人节,我想把《当下的力量》「第八章:开悟的爱情关系」里最触动我的 insight,以「三个问题」的方式与你分享。‌
1、浪漫的爱情关系为什么是这种强烈的、广受欢迎的体验呢?
原因在于它似乎可以使人从深层的恐惧、需求、匮乏和不圆满的状态中解放出来。这种状态是人类尚未得到拯救的、未开悟的一部分,其中包含了人类生理上和心理上的因素。‌
在心理方面,缺乏和不完整的感觉甚至比在生理方面还要强烈。只要你认同你的思维,你的自我感就是源于外在。也就是说,你从那些与你的自我感丝毫没有任何关系的事情中——你的社会角色、财产、外表、成功与失败、信仰等——寻找你的自我感。‌
这种虚假的、由思维引发的自我感——「小我」很脆弱,很不安全,并且不断地寻找新的事物来认同,以便让它感觉到自己的存在。但是没有任何事情可以让小我得到永久满足,恐惧感仍会存在,缺乏和需求的感觉也仍然存在。‌
这时,一种特殊的关系(浪漫的爱情关系)出现了。它似乎是所有小我问题和满足所有小我需求的答案。所有你过去赖以获取自我感的东西,现在变得不那么重要了。此刻,你有了一个替代所有这些事情的单一聚焦点,这个聚焦点赋予了你生命的意义:你有所爱了。
你不再是这个冷漠世界上的孤立碎片,至少看起来不是了。现在你的世界有了一个中心:你爱的人。但事实的真相是,这个中心仍然处于你的身外。因此,你的自我感还是源于外在,但在一开始,这看起来也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那些小我之下特有的不完整感、恐惧、缺乏感和不满足感已经不存在了。但它们真的不存在了吗?它们消失了,还是继续存在于幸福的表面下?‌
2、我们为什么会在爱情里对「他者」沉溺上瘾?
所有沉溺上瘾都源于人无意识地拒绝去面对和经历痛苦。每一次上瘾症都始于痛苦,又以痛苦收场。无论你上瘾的是什么——酒精、食物、合法的或非法的药物,或者一个人——你都是在用它们来掩盖你的痛苦。这就是为什么在开始的激情过后,在爱情关系中总留下那么多的不快乐和痛苦。‌
关系本身不会造成痛苦和不快乐,它们只是将已经在你内在的痛苦和不快乐引发出来。每一次沉溺上瘾都是这样的。当上瘾和沉溺无法再满足你的时候,你的痛苦就会比以前更为强烈。‌
大部分人总是努力逃离当下时刻,而从未来寻找拯救。如果他们将注意力集中在当下,他们要面对的第一件事可能就是自己的痛苦,这是他们所恐惧的。‌
爱是非选择性的,就像太阳也是非选择性的一样。它不会对某人有特殊待遇。它不是排他的。排他性不是神的爱,而是「小我」的爱。然而,对真爱感受的强烈程度却因人而异。‌
如果某人对你的爱的反应比其他人对你的爱的反应更清晰、更深,并且你对这个人也有着同样的感觉,这时,我们可以说你和他或她是在爱情关系中。你和那个人的联结,和你与公交车上坐在你的旁边的人,或鸟、树、花的联结都是一样的,只是你对这种联结感受的程度不一样。‌
3、如果你的伴侣是「开悟之人」,你们相处是可能会出现什么问题?
当你从思维和痛苦之身中解放出来,而你的伴侣却没有时,这将会有一个巨大的挑战,这个挑战不是你的而是他的。‌
与一个开悟的人相处并不容易,小我会很容易地发现它面临巨大的威胁。因为小我需要问题、冲突和「敌人」来强化它的身份赖以生存的孤立感。跟开悟的伴侣在一起,未开悟的那一方的思维会深深受挫,因为没有东西来抵抗它们,也就是说它们会变得脆弱,并且还有全部瓦解的危险,从而导致了小我的丧失。‌
痛苦之身需要反馈,但是却又得不到,它对争论、戏剧性事件和冲突的需求得不到满足。如果在你身上没有爱和欢乐的散发,没有对万物的临在和敞开的话,你就没有开悟。如果你的开悟是小我的自我幻象,那么你的生命很快就会为你带来一些挑战,这些挑战将会让你的无意识以任何一种形式的痛苦展现出来,如恐惧、愤怒、防御、批判、抑郁等。如果你处于爱情关系中,你面临的许多挑战将会通过你的伴侣出现。
不管你是否开悟,不管你是男人还是女人,你在形式和身份方面都是不完整的。你只是整体中的一半。不管你有多强的意识,都会有这种不完整的感觉,而这种不完整感促使男女相互吸引,以及异性能量相吸。在与内在联结的状态下,你会在生活的表面上或生活的周围感觉到这种相互的吸引力;你身上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让你有这种感觉。‌
整个世界看起来就像大海表面上的波浪或涟漪。当然,你就是这个大海,你同样也是这个涟漪,你是一个已经认识到自己的真实身份是大海的涟漪,同时,与大海的深度和广度相比,波浪和涟漪就都不再那么重要了。‌
在开悟状态中,你就是你自己,你与你自己合二为一。你不会批判你自己,你不会为你自己感到遗憾,你不会为你自己感到骄傲,你不会爱你自己,你也不会恨你自己。开悟,意味着不会再有一个需要你去保护、防卫和喂养的自己了。你不会再有一种关系:就是你与你自己的关系。一旦你放弃了这种关系,你所有的其他关系都将会是爱的关系。
以上。‌

📚 本周阅读推荐

点击蓝色字体可以直达原文
我在上一期 Newsletter 中推荐过梁宁老师的《产品思维》,其实每个优秀的产品人都是洞悉人性的大师,他们自身的敏感度被修炼的足够高,才会有意识能量去觉察到那些被人忽视的细节,并带着「共振频谱」范围更宽广的同理心去做出伟大的产品。‌
之前在梁宁老师的公众号「闲花照水录」里曾看到一篇聊纸牌屋里安德伍德、克莱尔、亚当、佐伊四人关系「深浅远近」的文章。我对于文中提到的「两个人能否建立深刻的关系还是取决于,她是否能懂他的痛苦,两个人交换了多少能量,交换了多少灵魂。」这个洞察深有体会。
对于安德伍德和克莱尔这样的人,轻松惬意的好生活,并无法安抚如影随行的真痛苦。
唯有回到战场,回到伙伴身边,拿起武器,继续准备作战,才能让他们缓解焦虑。能赢与否,天知道。但是,他们在做准备,他们在做事情,他们在一寸一寸前进,他和她在一起,这一切的动作里,她的痛苦才能得到慰藉。
‌亲密关系之间的「欢愉」脆弱而短暂,对于幼年遭受过重大创伤的个体而言,深度的联结无法在那样的能量中被孕育,只有当「我」捕捉到「你」潜意识里无法挣脱的痛苦和生而为人却又求而不得的渴望时,「我与你」似乎才能迈进那微弱、但却让我们彼此开始亲密的那一小步。
而被我们踩在脚下的、那些不为人知的「痛苦」,是那一小步的垫脚石,没有它,就没有我们。
最近看了玛丽娜·阿布拉莫维奇(Marina Abramović)早年的艺术作品,无意中看到了郑轶在 2018 年 8 月写的这篇文章,她提到了阿布拉莫维奇的眼睛并且在文中写到:
我无法抗拒阿布拉莫维奇的眼睛。 她的眼睛,是另外一个时空的入口。 电影《阿凡达》里那一句「oe-l nga-ti kameie-I see you」。然而这里的意思比「我看见了你」更微妙意义更丰富,它说的是,我感觉到了你的灵魂。无论当下的你是装在什么样的躯壳里,我都一眼认出了你。
我在拉萨遇到过一个藏民,他看见我走过,脸色微变,用英语叫住我,告诉我说,我们前世是认识的。然后送给我一片大昭寺里释迦牟尼等身金像身上披的袈裟碎片。我茫然地问,你是怎么认出我的,他很自然地脱口而出,因为你的眼睛没有变啊,我认得。
‌在生活中,我也喜欢看一个人的眼睛。有的人眼神清澈、热烈、动人,有的人眼神黯淡、闪躲、狡黠,一个人无论在意识形态和身体语言上伪装的有多好,眼神是藏不住的。‌
之所以「I see you」比「I love you」动人,可能是因为 I see you 仿佛是在说:你的存在被我看见了。我被你存在感染了,所以你的一部分在我体内生长和成长。我们在彼此看见的一刻,共生了。‌

📺 本周优质视频推荐

点击蓝色字体可以直达视频

凝视

‌玛丽娜·阿布拉莫维奇(Marina Abramović)是 20 世纪以来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,被誉为「行为艺术之母」。‌
阿布拉莫维奇曾在《艺术家宣言》里一遍又一遍地说着「An artist should avoid falling in love with another artist(艺术家应该避免爱上另一个艺术家)」。‌
但是,她却爱上了。‌
1975 年,阿布拉莫维奇在荷兰阿姆斯特丹遇到了她的乌雷(Ulay)——来自西德的行为艺术家,他们随后开启了一段长达 12 年的传奇爱情故事。​‌
1988 年,这对艺术情侣完成了他们最后一个作品《情人——长城》,阿布拉莫维奇从山海关出发,延长城自东往西行走;乌雷则从嘉峪关开始自西向东行走。他们决定:在长城上彼此相遇的时候,就是分开的那一刻。
他们从长城的两边分别出发,到相遇,足足历时三个月。此后一别竟是二十二年之久。‌
直到 2010 年,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MoMA 为阿布拉莫维奇举行了盛大的回顾展,叫:「艺术家在现场」。阿布拉莫维奇也创造了 MoMA 有史以来最轰动的艺术盛事——她在现场会与每一个陌生人互相对视 1 分钟。‌
在那三个月的开展期间,玛丽娜相继与 1500 人互相「凝视」。这 1/1500 里,其中一个人就是乌雷。‌
网友剪辑了一个三分钟的视频记录了他们的相遇,这支视频曾在 Youtube 上被数百万人转载,在此与你分享。
爱是「一眼万年」。

拼图

‌借着脱口秀综艺的热度,我想推荐一个冷门的 stand up show 艺术家 Daniel Sloss 的作品。链接里约 20 分钟的短视频,也是 Daniel Sloss 的 Standup show 里我最喜欢的作品——《拼图》的精华剪辑版。‌
在《拼图》里,Sloss 用讲段子的方式说出了关于「爱的真相」,一个人要经历多少苦难才能把故事说的笑中带泪,在嬉笑怒骂间把那些呼之欲出的真相娓娓道来。
笑着哭,哭着笑,像极了爱情。‌

📢 彩蛋

‌我整理了量子力学的极简学习导图(如下),与你分享。如果需要 Xmind 源文件,可以加我微信或者直接邮件回复皆可。​‌
这期的情人节特刊到这里要结束了,写到这里,我还有最后一个疑惑, 我把它写成了一首「打油诗」:
爱到底是什么呢?
‌爱是薛定谔不知死活的猫,是爱因斯坦终其一生都无法佐证的「局域性与实在性」。
是粒子 A 和B 在「量子隧穿」后的复合粒子 AB,是拥有鬼魅般的超距作用的「量子纠缠」,是睡前微信里收到的那句「晚安」。
爱是力的相互作用,是能量波的干涉成像,是普朗克的「黑体辐射公式」,是基本粒子处于量子叠加态时的「测不准原理」,是深夜里让我流泪的歌声。
爱是统一了强、电磁、弱三种基本相互作用的大统一理论(GUT),是当业力的风降临时彼此无法被言语化的能量吸引。
不不不,是把引力也统一进来的万物理论(T.O.E)‌。
所以,爱到底是什么呢?
‌—
我去看了一眼爱是什么。
爱是心脏在我的身体之外跳动。
爱是当它出现时会带走我的认知和语言。
爱是我「看见」你的时候,只想让你快乐。
爱是似曾相识的眼睛。
爱是瞥见了一眼天堂,再坠入地狱。
爱是你只要当下,而我想要永恒。
爱是 release you, then release myself.
爱过去了。
爱过。
Newsletter 已支持 RSS 免费订阅,如果因谷歌的人机验证无法完成而订阅失败,请加我微信,我会手动把你加到邮件组里。网站https://if.zoepi.online)运营初期,非常欢迎大家反馈,我的微信是:ZoeB612。
Last modified 9mo ago